404 Not Found

这个清明小长假,租住在杭州下沙经济开发区海天城小区的柴大姐,却过得不怎么好。

因为就在节前,她遭遇了一起持械入室抢劫案。4月3日下午1点左右,她听到有人敲门,没多想便急匆匆开了门。可门外站着的不是熟人,而是两个蒙着脸拎着铁条的男子

虽然案子在4月4日就被下沙警方破获,但这样的教训,还是有必要拿出来说一说。

柴大姐的儿子儿媳都在下沙打工,平时年幼的小孙子没人带,她便来了杭州,一家人租住在下沙海天城小区。房子属于群租,90平方米的面积隔了6个房间,固定住户有十一二人。就是因为群租房的人员流动性和相对混乱的特点,招来了贼惦记。

4月3日中午,柴大姐和平时一样在房间里照顾小孙子,儿媳妇刚好调休没上班,和一个女同事也在房间里。大约在下午1点左右,有人敲门。

“谁呀,没带钥匙吗?”柴大姐又问了一声,因为群租房里没带钥匙的情况不少,她没多想就去开了门。其实,这扇防盗门上有猫眼,但开门前柴大姐完全疏忽了。

门刚一开,两个鸭舌帽压低、口罩遮住大半张脸的脑袋冒了出来,同时一双大手捂住了柴大姐的嘴。

“我们知道这里有小孩,我们为了钱,不为别的,把钱交出来!”两人边说,边把柴大姐往房间里推。屋里只有三个女人一个小孩,根本没法处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。

随后,杭州下沙弗雷德租房两名抢匪将三人捆绑、并用各种手段威胁,从屋里搜走了两部手机、一台笔记本电脑,并逼问出了两张银行卡的密码。

来认识一下这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何某和黄某,都是二十一二岁的年纪,一个河南人,一个湖北人。两人之前都是在下沙工厂里干活,但都嫌弃工资不高,时常在网吧通宵玩游戏,一来二去就混熟了。

4月1日,两人在下沙听涛路一家网吧上网上到昏天黑地,直到欠费过多双双被网管拉下了线,他们才意识到身上是真没钱了。

“去偷一辆自行车,还是干票大的?”两人合计了半天,决定干脆“一步到位”。于是,他们花了一天的时间准备了口罩、帽子、绳子和两根铁条,作案地点就选在了常去的网吧附近野风海天城小区。

两人交代,在作案前他们还踩了点,觉得这个小区里租户很多,还有不少群租房,很多群租房里的人彼此也不熟悉。经过一天多的踩点,他们发现柴大姐所在套间里的人白天都出去上班,只有柴大姐一个人带小孩。两人觉得,抢柴大姐是不错的选择。

4月3日12时左右,两人从南门进入小区。为了再证实一下自己的选择正确,他们又坐电梯上了小区内另一幢公寓的顶楼,观察柴大姐租的公寓。没想到房间里还有两个年轻女子,但他们觉得这些女人都不是威胁。

“观察”的时候,黄某甚至还在顶楼上了个大号,下午1点,见时机成熟了,两人便戴好口罩、帽子,拿着铁条去敲门。

作案后,为了规避风险,何某和黄某也下了不少功夫。从海天城小区出来后,他们先找了个ATM机取走了抢得银行卡中的9800元钱。当然,帽子和口罩是绝对不会摘下的。

随后,他们乘出租车去了高沙地铁站,再坐地铁到客运中心。在客运中心,两人还换了套衣服,接着又乘出租车在乔司兜了一圈,最后坐三轮车到了临平。在临平,两人商量一起去做个头发换个造型,再住一晚后从临平汽车北站离开杭州。

可惜,当两人自以为计划得天衣无缝开始放心分钱时,警方已经获取了他们的逃跑路线点,两人还在临平一家小旅馆里睡懒觉,办案民警直接出现在他们面前

大家独自在家遇到敲门时,可以通过猫眼仔细观察来访者。如果没有猫眼等设备的,也不要直接敞开大门,可以先把门开条细缝。如果敲门的是陌生人,一定要核实对方的身份。

此前,杭州市区内也曾发生过假借上门推销、查证、抄水表电表等借口入室抢劫的案子。但只要大家更谨慎一些,不怕麻烦多问问题,大部分可疑人员自己就会知难而退。

而一些在出租房居住的人员,千万不要为了贪图方便敞开大门,给犯罪分子提供机会,遇特殊情况及时向110报警,也可向小区物业求助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expeditionsweden.com/,弗雷德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